只有我能喝茅台 “官老爷”何以如此跋扈

原标题:只有我能喝茅台 “官老爷”何以如此跋扈

  乌鲁木齐市原副市长李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于2020年9月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,其涉嫌犯罪问题已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、提起公诉。此人自认为处处高人一等,必须有特别安排,甚至在接受宴请时,酒桌上把人分三等,对应的酒也分三档――自己喝15年的“茅台”,老板喝“水井坊”,下属喝本地产的“三道坝”。

  尽管落马贪官大多会有官僚主义特权思想,但是特权到酒桌上都要分三种酒,好酒只能自己独享,却是闻所未闻的奇葩一朵。李伟说:“我是副市长,怎么能和他们喝一样的酒,必须有差别,只有我才能喝15年的茅台酒。”凌驾于群众之上的这般官老爷做派,恐怕不止是简单的心理扭曲了。

  李伟认为,自己提出的任何要求老板们都必须照办,“看着他们顺从的态度,心中就有兴奋感、成就感、满足感”。显然,他当官的“乐趣”所在,就是称王称霸、作威作福。在老板和下属面前,尚且如此跋扈强梁,在普通民众面前,岂不更得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土皇帝模样?接受他人宴请吃喝时,尚且要把人分成三六九等,又怎能真正为民谋利?

  官者,公也。官的本义乃是“为公”,也就是要“为人民服务”。而“官本位”是以官为本、以官为贵、以官为尊,行动上“一切都为了做官”,思想上“做官就有了一切”。这种人做官越久,群众意识越差,自我膨胀越厉害,尾巴会翘上天,特权思想会泛滥到无以复加。他们总觉得自己是来管人的,要让群众、让基层围着他转、为他服务,而不是自己要为人民服务。

  扭曲的“三观”让李伟贪婪的本性暴露无遗:“我出门从来不带钱,我还需要花钱吗?全部都有人埋单。”索贿受贿的东西,从几十元的水果蔬菜、上百元的水电费及理发费、上千元的手机话费、上万元的物业费,到几十万元的家具家电、近千万元的别墅……我们看见的,是这些令人诧异的贪腐数字和令人愤怒的贪腐故事;看不见的,其实还有国家难以估量的损失和一个地方无奈失去的发展机遇。

  让人困惑的是,像李伟这种言行举止完全不像现代公仆的跋扈“官老爷”,处处自认为高人一等,将管理服务对象当作自家的“提款机”“摇钱树”,家里买肉买菜的钱甚至理发的钱,都要找人支付,招数一点不新奇,方式一点不隐蔽,怎么就十几年一直没被发现,反而仍在不断升官呢?说白了,还是权力过于集中,得不到有效的监督和制约。

  “上级监督太远、同级监督太弱、下级监督太难”,让某些官员感觉不到时刻存在的监督压力,不觉得自己是被“关在笼子里”,公众也无法对特权官员展开有效监督,或者敢怒不敢言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从八项规定到整治“四风”,党风政风已然为之一新,但官僚主义显然具有反复性和顽固性,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。

 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。要有效破除官本位官僚思想,应在“权力制约权力”和“权利监督权力”上尽力完善。既要优化权力结构与权力配置,也要创造条件让公众监督权力,使权力关系明晰化、制度化、规范化;通过科学设计、严格规范、有效监控,防止裙带关系网和既得利益链的形成,真正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。

  舒圣祥 来源:中国青年报